【藤北】明年今日

世界魂。依旧傻白雷,ooc。陈医生这首歌虽然港失恋,但坚信用爱发电,它也是甜哒 (握拳



——————————————————

北山站在中央舞台下方的一侧,整理着耳机和服装等待上台。

两个门把的unit曲还没结束,不远处的副舞台上灯光四射人影穿梭,整个会场的焦点都聚集在那里。



藏在暗处的北山,轻轻握着拳试图平静下来,紧紧塞上的耳机仿佛将眼前的世界隔断一般,明明晃晃的灯光映在眼前,突然像置身在几年前的那个小电影院一样。



那时谁都不敢想象未来的样子,忐忑不安以及无法言表的心情通通攥在左手心里,生怕一松手,连起身走下去的力气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又仿佛发生在昨天。

历历在目。







犹记得2011年的那个春天,在横滨arena突如其来地被公布kurie双人live,突然被宣布夏天出道,所有人都尚未体会到一个梦想实现的真实感时,那场许多人都无法忘记的大地震就瞬间席卷而来,猝不及防。一夜间,整个岛国如同乱世。



惶惶不可终日的每一天里,未来着实难以描绘。



但双人live的日程还是一天天逼近,工作没有因故中止,这至少还能让藤谷和北山两人稍感安心。



团体活动结束后两人总是单独留下来讨论关于live的各种事项,从选曲到环节企划,再从服装到舞台设计,藤谷和北山都一一亲自参与,事无巨细。

毕竟是好不容易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舞台。



有时候默契这种东西真挺可怕的,无论围绕在周围的难题再如何让人焦头烂额,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暗示一个提醒一个建议,事情总能解决得无比顺畅。

基本的规划都完成后,只剩下两首合作曲是最大的难关。



那段时间里两人少有地每天都抱着手机发mail打电话讨论哪里要改动,哪里要添加删减,哪里还要作调整。



白天工作结束后,回到家打电话开始长时间讨论。到最后常常是敌不过疲惫,双方突然安静下来,寂静的深夜里,对方的一呼一吸缓缓地穿过电波,顺着耳蜗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轻一重地鼓动着耳膜,脑海里一片空白。紧贴着耳朵的手机热得发烫,方才讨论过的东西几乎全都抛到脑后。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听到藤谷轻轻地说,“不早了,先到这里吧,晚安。”

“嗯,晚安。”北山应道。

毫无意外,挂了电话后,有人睡不着,有人失眠。



有时是把写了一部分的歌词发给对方,相互字斟句酌修改润色,一来一回便持续到深夜。过了半个小时却没再收到对方的回复,藤谷心想该是太累睡着了吧,却又心生羡慕。

半夜迷迷糊糊想起还没回复对方的北山突然惊醒,急忙摸过掉在枕边的手机想要回信过去,却发现两个小时前有未读来信,点开一看,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晚安。”



谁都道不清这些莫名的情绪,只知并非一朝一夕凭空冒出的,但谁都选择默不作声。





离合作曲提交截止日仅剩几天,这天周六的中午,明明词曲都还有瓶颈的地方,北山却站在电影院熙熙攘攘的大厅中间,手里捏着两张电影票,半天愣是没回过神来发生了什么。周围全是亲子情侣,自己一个人总显得不是那么合时宜,便找了个角落给始作俑者发了封mail。

“我到了。”



发完mail,北山开始纳闷起来,怎么就答应一起看电影了呢?

说来还是前一天晚上,两人照旧电话讨论歌词修改,事务所说Rocking Party的部分还是不够带感,北山问藤谷怎么办还能怎么改。

对方突然在电话那头兴奋起来,声音高了一个八度,问道。

“要表去看个电影转换下心情?”

“电影?什么电影?”北山没反应过来。

“就是最近很火的那个3D电影,我还没看过3D电影,超想看的!”

“两个大男人去看电影有点奇怪吧…”

“快下映了,一直没时间去,你陪我去嘛。”

“行行行,知道了。”



认识八年多,北山最没辙的就是藤谷偶尔仿佛人设突变般的撒娇耍赖,大概这就是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吧。

但是从刚才开始就纠结见面该怎么打招呼对方看电影喜欢喝汽水还是果汁要不要吃爆米花的心情,为什么像初中生第一次约会一样。

电影快开始了,对方还没有回mail,北山烦躁地把手机揣回口袋,打算往外走去看看人到了没。

结果一回头,便看见有人套着格子衬衫和破洞牛仔裤迎面一路小跑过来,挂在牛仔裤上的链子撞得叮当响,前发那么长的黄毛除了藤谷大概也没谁了。



那人跑到旁边刹住了脚步,拍了下自己肩膀。

“哟!等很久了吗?”

“…没有,就一会儿。”

“我去买可乐,你喝什么?爆米花要原味还是巧克力味?”

“啊,我也要可乐,原味吧。”

“OK,等我一下。”

“嗯。”



过了一会儿,藤谷怀里抱了一堆东西回来,北山伸手想帮拿一点,藤谷没让他接过去,抬了抬下巴示意让他带路。北山拗不过他只好在前面给工作人员查票,领了3D眼镜往放映厅走去。



估计电影快下映了,放映厅里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北山选的是最后一排的位置。

坐下后放好饮料,电影还没开始,银幕上放着广告,有人兴奋地研究起3D眼镜来。

“诶~原来像太阳镜一样啊,哇,mitsu都糊掉了!你快戴上看看我是不是也会糊掉!”

“是是是,看电影就不糊了,快坐好,要开始了。”

北山叹了口气,让他没辙的还要再加一条,间发性的藤谷三岁太辅。



灯灭了后,周围的一切笼罩在漆黑里,银幕上光影流转,透着眼镜的缝隙,北山偷偷看着右手边那人一明一暗的侧脸。突然那人转过头来,北山赶紧低头拿起可乐猛吸一口,心虚得仿佛被抓了个现行一样。

把可乐放回去后,北山正了正身子重新坐好,打算把注意力放回电影上,顺手搭上了右边的扶手。

然而搭上去的一瞬间,却碰到了来自不同于自己的触感和暖意,北山像触电一样条件反射地缩了回去。

藤谷反应过来,把手抬起来拍了拍北山,指指扶手示意让他用。北山摆摆手表示不用了,打算继续看电影。

谁知右手忽然被人抓起来放到了扶手上,北山愣了愣,有些出乎意料。

那人的表情却不容拒绝,北山抿了抿嘴,只好顺了他的好意,轻声说了句谢谢。



这下北山正襟危坐起来,右手好好地搁在扶手上,眼睛直视着银幕,不敢再随便乱动。

然而过了一会儿,除了眼前忽明忽暗的光影外,余光里似乎还感受到了来自右边异样的视线,忽然间耳边仿佛被切断了一切声音,如同置身在另一个世界一样。

北山攥紧了双拳,坐如针毡,心里有一百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转过头去,他不敢也不可以。

可是当自己看到电影切换画面的一刻,眼前却一瞬间暗了下去,似乎有什么紧贴着镜片,模糊得什么都看不清,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紧闭的双唇突然被覆上了温暖的触感,紧接着牙齿被撬开,有湿润柔软的东西长捣直入,北山瞪大了双眼完全反应不过来。

北山本能告诉自己要推开面前的人,然而对方身上的香味漫入鼻腔,似妖似魅,蛊惑着自己如坠深渊。他慢慢地闭上眼,不可抑止地深陷沉沦。

唇舌交缠的那一刻,藤谷满意地想,嗯,都是可乐味的。



谁都不记得那个吻是怎么结束的,但谁的心里都清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北山的脑海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怎么办,紧握着双拳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去看那人,生怕一转头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谁知对方突然握住了搁在扶手上的右手,下一秒手心被翻了过来,紧握的拳头被慢慢松开,温暖的触感从指间一点一点漏进去,直到覆满了整个掌心。

右手的温暖一路抵达心脏,与此相反,北山只能用力攥紧藏在暗处的左手,握住所有的不安,拼命抓紧一丝勇气支撑着自己。

支撑自己去相信,还有可以期待的明天。





当天晚上藤谷就把Rocking Party的部分改好了,另外还附上いつもありがとう的歌词一起发了过来。

Mail的最后这样写道。



PS.

因为有你,我才能走到现在。

ありがとう。

无论怎样的未来,相信都会是我们一同走过。









【若这一束吊灯倾泻下来 或者我已不会存在】



音乐停止,五颜六色的射灯暗了下来,只留了两束灯光打在中央舞台的两把吉他上,吉他上泛着幽暗的光。

该上台了,北山深呼吸了一下,同时和对面的藤谷一起走了上台。





北山有时会有点悲观主义,抱着吉他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时抬头看了看,忽然想到,如果头顶上方有一盏巨大的水晶灯掉下来,那他和藤谷两人会不会葬身舞台?如果会,想必也是一种凄美吧。



回过神来刚好和藤谷对上了视线,藤谷皱了皱眉,提醒他不要胡思乱想专心表演。

好吧。北山回了个眼神过去,凑近话筒开始了惯例的不咸不淡的对话。





Fire的音乐一停,全场又恢复了一片黑暗,场内的尖叫声震耳欲聋。

两人在舞台中间退场降下去时,北山小声地说道。

“刚才上台前,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去看电影。”

藤谷笑了笑。

“这么巧,我也是。”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4 )

© &say | Powered by LOFTER